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字留香

用心灵承受着必然的永恒,拿灵魂涂鸦语言的精灵,不足十指轻点完美人生。

 
 
 

日志

 
 
关于我

齐鲁沂蒙走盛京,凤凰转道平舒停。不务正业轻涂鸦,不足十指点人生。 无格无律半韵伴,有声有色闲谈景。随心随手写音斜,串词串句填心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秋沉》第三章(生命必然有意外的乐章)  

2013-03-27 22:07:52|  分类: 故事-秋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三章 生命必然有意外的乐章

时间,不快也不慢,始终在不断更新着。小小的一个中药加工厂,带动了这个偏远小山村的发展,村前村后的山地上,遍地都种植着经过精选之后的各种中药材,也零星点缀着一片片小小的果树园。阿志从他了解到的中药知识,并分析药理作用,知道种植中草药,绝对不能采用其他化合肥料,所以,一直坚持采用天然种植,从而保证中成药的最佳功效性。因为看似传统的中药种植和加工方式,再加上其质优价低的销售方法,其表观的效益自然就不会很大,这也是好几次受到别人指责和不满的原因。

因为一直都是采用的集体所有制经营模式,所以每个村民都是具有建议权甚至有时候也有决定权,对于管理方面,虽然说是主要是由阿志和阿旺管理,但是村委会的意见还是很重要的。而现任村支书,是阿旺的一个叔叔家弟弟,对于他们现在采用的传统种植和加工方式总是不以为然:因为在他看来,现在若是采用针对性追肥种植以及先进机械设备加工,其效益应该会提高很大一块。好几次组织村委会和重要加工厂会议,一直讨论这一个问题。

在一次的研究会议上,阿志和阿旺看到,这不得不进行一个艰难的选择过程,便由阿志建议村支书方学研可以进行一个尝试:“可以采用小一块种植区和一个车间进行试验,并且绝对不能加大其设定的区域。方支书倒是更加直接:“这样吧,不是我非要怎么样,我就是想做好、做大,我并没有什么私心在里面,大家若是有愿意跟我干的,我可以自己领着他们建立一个属于这部分人的种植、加工区,我自己独立核算,你们也不用担心啥。”阿旺说:“学研,你觉得这样稳妥吗?中间的利益由谁去保证?”学研说道:“我们自负盈亏,谁愿意干,风险就由谁一起承担,只是要求你们从里面把这一部分的资金和相关种植区拿出来,我们自己做就行。其他的你们也不用担心。”阿志见没有其他可以商量的余地,便说:“这样吧,我的底限就是最多给你们五分之一的区域,至于加工车间,我可以划出一个给你们,或者说,你们要是不用传统加工方式,我给你们出钱单独建立一个车间,你们自己出钱买设备,你们单独运作经营。”缓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至于你说的追肥种植,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不同意的。另一方面,我不是反对用先进的加工设备,而是因为现有设备不能满足中药加工要求,不管是药物学还是药理学方面,其都不能满足这个要求,我也是一直请人帮我做这方面的研究设计,你们也是知道,只是现在还不能满足要求。”最后,结果就这样定了,虽然方支书一直要求加大这一部分单独晶莹的区域,但是阿志和阿旺,都没有答应,只能给他五分之一作为他自己试验用。

就这样,村支书领着一部分人从原来的种植加工厂单独分出去,自己做起了一个种植加工小基地,而且,一开始就弄的红红火火,其忙碌程度比原来的加工厂强多了。而另一方面,阿志看着那边的忙碌,倒是开始担心起来,他并不是担心自己这边会萧条下来,而是担心那边会有什么最终的结果。他不得不重新考虑另外一个问题。

第一年,新的加工厂依靠原来的种植药材加工,其产量并没有多大,第二年、第三年,由于开始加大了新的种植面积,并且采用的追肥种植方法,其产量一下子翻番,而市场销售也是不错,价格也走高趋势。又经过了两年时间,情况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好,虽然没有到一个濒临倒闭的境况,但是也是各处举债,加上接连不断的质量举报纠纷,弄的方支书实在是无力招架。

一天晚饭后,几个人聚集在阿旺家的客厅里面,方支书、阿志、阿旺,还有其他几个新旧加工厂的主要负责人,方支书抽着烟,面色凝重中带着困惑。还是阿旺打破了沉闷:“学研,事情到了这一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跟阿志开始就商量好的,就是最后的时候,你可以领着大伙回来,原来怎么计算的股份还是怎么样的股份,就现有的新厂区,我们可以通过改造后重新利用,至于你们开发的新的种植区,就需要几年的时间把土质转换回来,暂时先种粮为主,虽然产量不高,但是还是可以的。”阿志拿着财务送来的报表:“我让财务计算了一下,这样下来,我们总计需要重新投入的部分,也不是很大,也就是几十万,只是市场方面,需要一个过程才能重新缓和好这种紧张趋势。不过,总体来说,还是可以控制的,这也是为什么当初就答应给你五分之一区域的原因。你们几个回来,还是干原来的工作,因为经过这几年的投入研究,新的设备也都经过实验,完全满足了中药加工要求,新设备马上就要来了。而且,由于新的产品,都需要办理各方面的手续和临床实验,需要我们大家用心去做下来。”方支书的脸上没有了那份凝重,而是变成了深深的愧疚感。

市场,是一个产品质量的竞争,也是一个产品品牌的竞争,随着市场开放程度的加大,阿志他们也知道,光靠原来的那种销售渠道,对加工厂的发展,肯定是不利的,必然要走一个市场品牌化的发展。品牌发展之前,企业面临着的就是,如何快速发展其固有实力:技术人才、管理人才、销售人才等等。这些,也都一步步进行着,而且,为了保证企业发展的源动力不间断,在进行外部招聘的同时,经过管理会议决定,加大内部培训投入,对员工进行全面的综合素质培训。前前后后经过多次的研究商讨,加工厂变成公司化经营模式,当然,其集体企业模式没有变,只是保证企业走现代化企业发展策略。

企业在稳步中发展,而另一方面,对于阿志来说,事情却远不止这些。阿惠的身体经过这些年的调养,现在看来完全没什么问题了,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而阿淑到现在还没有结婚,这也是大家的一块心病。杰还有一年多就要要高考了,俊也上高中了。最重要的是另一方面,这件事情,虽然没有几个人知道,但是却是最为重要的一块,阿惠也是知道一些,因为知道事情的复杂程度,所以也就是无从去安慰阿志。

就在杰将要高考前一年,阿志经过左右权衡,带着一份分手抄的陈旧文稿,去了东北,而正是这一走,数月之后,便收到了那边当地政府机关的告知:阿志因为一次偶然的出行中,在山路上不小心滑下深渊。至于其他的解释,自然是没有的。而这个消息,对于阿志的家里人来说,是一个什么样的打击,虽然年老的娴早就知道事情会到这一步,但是依然是没有办法接受这个事实,过多的心思衰亡,终于承受不住沉重的打击,离开了人世。而对于阿惠,这更是难以接受的事实,只有自己坚持住,因为很多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杰知道的事情并不多,但是也很懂事,从来不会跟妈妈多问,到了这个时候,自己能做什么?到一年之后的高考过后,阿志便回家,帮着家里,也是帮着企业做点事情。而竹,虽然是收到了高考录取通知书,但是也跟杰一样,放弃了学业,而回家在公司中做点事情,虽然大家都反对,但谁说都不听。俊跟青,还一直在高中学习,谁知道他们的学习,会不会再有什么意外呢?

生活,看似平常的生活,其实都是有着不平静的波澜蕴藏于平静之下。杰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照顾着这个曾经团圆却又破碎起来的家,是上辈传承下来的坚强意志,也是生活中学来的坚强,让这个小伙子知道,生活是需要自己去掌握的,虽然很多时候,个人无法改变很多,但是只要能够坚持,就会有希望,有希望去改变一些原来不能改变的。

眼看着,阿惠的身体越来越差,虽然一直吃着调理的汤药,但是依然是无济于事。原本就是很虚弱的身体,加上这次的打击,虽然是有针对性的调理,但也是不能改变太多。

最近的一段时间,杰下班后,都没时间约竹出来玩,而是直接回家,跟妈妈了解很多很多事情,而随着所知道事情增多,其心事也越来越重,对于一些更加没有能力改变的事情,感觉压力也就更大。

在一个早上,早早吃饭后,阿惠把杰叫过来,拿出昨天晚上就准备好的那份陈旧的牛皮稿件,还有一小片黄金子弹壳的弹片。阿惠跟杰说:“杰,这些东西,是你爸临走时特意交代给我的,并告诉我,若是他走后出现了意外,这些便是可以销毁的东西,以后家里面就会安稳多了,基本可以过安稳的日子了。而我在听到你爸爸出意外的消息后,我也想过把这个东西销毁了,但是一直没有舍得,现在给你,而这最近我告诉你的事情,也是我从你爸爸那里了解的大概,至于再具体的,我也就只能跟你一样,是猜测。”在慢慢缓了一口气后,接着说:“而我的身体越来越差了,我不知道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是我真的舍不得,而对于这些东西留下来对你跟俊是好是坏,我也不知道,现在给你,你自己来斟酌,是留还是不留,你、或者你跟俊一起商量着办吧。”虽然经过这么多事情,杰还是无法理清这件事情的思路,默默接下来这个不知是好是坏、经历这么多年的陈旧东西,放在一个自己觉得很安全的地方。

到单位后,杰还一直在思索着这件事情,以及以后应该怎么办,连竹打电话来跟他要这个季度的销售计划,都没有听到电话声,还是竹没办法到了他的办公室后在把杰从远处的思绪中拉回来。因为竹对于大多数事情并不知道,但是能感觉到杰的这份不宁的心情,便安慰了一会杰后,拿着季度销售计划回去安排销售任务了,同时杰还让竹帮忙,把季度销售计划一起送到早就退休后专门主管原料采购的方学研那边。因为现在公司的加工范围逐渐扩大,同时原来的种植远远不够加工需要,便跟其他地方的农村合作种植,保证回收,而方学研就是专门负责这一块,他要根据销售计划来调整原料的回收计划,从而保证加工生产的的需要。

在一个周末,俊跟青哥俩回来,大家在一起小聚后,便各自回了家。杰在外面跟竹待了会,也回家了。晚上,杰跟俊一直说着一些事情,说了一个通宵。而第二天起来,阿惠在杰去上班前跟杰说:“你昨天把事情都跟俊说了?看他这么不自在的表情。”杰说:“是的,但是都没有说以后怎么样,先这样吧,我先去上班了,你跟俊在家说会吧,一会青还不过来找他玩吗。”说完后,便去上班了。到了单位,把一个新的市场调查报告交到了阿旺的办公室,跟阿旺简单说了几句,便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一天很快过去,快下班的时候,杰给竹打电话:“姐,下班后出去走走吧,感觉好闷的慌。”竹在电话那头说:“好的,一会在公司门口等你。看你这几天一直这样,也是担心,我们出去慢慢走走,说说话。”

下班后,杰在公司门口等到了跟阿旺一起出来的竹,便拉着竹的手,跟阿旺打招呼后,一起慢慢在种植区的小路上走着。

两个人就这样一直走着,一边说着,时不时的杰会给竹轻轻擦着眼泪。一直到了很晚很晚,杰才把竹送回家,然后跟在竹家等着他的俊一起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16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