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字留香

用心灵承受着必然的永恒,拿灵魂涂鸦语言的精灵,不足十指轻点完美人生。

 
 
 

日志

 
 
关于我

齐鲁沂蒙走盛京,凤凰转道平舒停。不务正业轻涂鸦,不足十指点人生。 无格无律半韵伴,有声有色闲谈景。随心随手写音斜,串词串句填心情。

网易考拉推荐

《秋沉》第四章(生命自应去承受)  

2013-03-28 12:36:36|  分类: 故事-秋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四章 生命自应去承受

时间就这样如静静流水般经历,而阿惠的身体越来越差,就在阿志去世的消息传回来三年多的时候,阿惠还是没有能够再继续坚持下去,带着许多遗憾,离开了这个世界,对于杰来说,这无疑是一个更加能以承受的巨痛。在大家伙的帮助下,杰和俊从简安葬了阿惠,而这个时候,杰的姥爷跟姥姥自然也是过来看看。因为这么大年纪了,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个打击也是一般人难以去感受到的。

事情稍微安顿好以后,两位老人便坚持要杰领着竹,带着俊一起到他们生活的城市去,这样,对于两位老人来说也是一个慰藉。杰在跟俊商量后,决定暂时先不过去,等给母亲过完五七后,再说其他的事情。两位老人见无法改变杰的想法,便带着遗憾,暂时先回到了家中。

在连着七天的守灵后,大家忙完手工的工作,晚上回去,把杰和俊约到阿旺家,先简单吃了点后,便说起来杰很俊以后的打算。阿旺先开口说出了自己的建议:“杰,现在这样了,我们都知道是没有办法改变的事实,而你和俊也别太伤心了。公司这边事情也多,还要你多操心的。”顿了一下,接着说:“我跟你大娘也商量好了,等明年春天,你跟竹把婚事办了,这样以来,也算是对你爸跟你妈有一个交代,他们在天之灵也算是能够放心。”俊拿眼看了一下杰,杰的眼光从竹的脸上转回来的时候,正好跟俊的眼光相碰,哥俩都没有说什么。这个时候,阿旺的媳妇和阿淑也跟着说道:“是啊,事情现在这样,这也是我们大家最为急切的事情,你跟竹也都到了结婚的年纪了,等明年开春,你们一结婚,然后公司的事情,我们也就慢慢不管了,以后叫交给你们年轻人管了。因为你跟竹都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青跟俊两个,一定要上大学的。”

大家也都一起劝说着杰,杰始终都是一句话都没有说,一直沉默着、思索着。这个时候,竹的内心更是无法平静,她知道一些事情,别人是没有办法去感受的,而杰的内心也是在经历着艰难的起伏,她坐在杰的身边,手紧紧握着杰的手,近乎是哽咽着跟杰说:“杰,就听爸妈的吧,其他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只要我们以后生活好好地,我想我叔和我婶以及奶奶他们也都希望我们能够过得好好的,是不是。”杰默默看着竹,想说什么,又咽了回去,然后转过头,看看大伙,说:“我知道一些事情既然这样了,是没有办法去改变什么,但是我的心里面实在是没法平静,我们家经历这么多事情,也多亏大家伙帮忙,我跟俊很感激大家。一些事情虽然现在跟我和俊没关系了,但是事情还是要解决彻底了好一些,这些日子,我跟我妈就一直针对这些事情商量着,当然我妈也是希望我能够放下,平静的过日子,我知道俊现在也是没有自己的主意,就是看我的意思。”喝了一口竹递过来的水后,继续说:“大爷、大娘,我不是不想跟姐结婚,然后好好过日子,但是这块石头,始终在我的心头,要是不能拿掉这块石头,我没有办法平静下来的。要是那样,我或许过得更加不平静。这样吧,你们先在这里待会,我跟我姐出去走走,说说话。俊,你在这等我,我回来后一起回家。”大家看着杰跟竹走了以后,便开始无奈的继续讨论着,而俊也是没有多说什么。大家伙多少知道一点点杰说的事情,只是没有俊所知道的多而已。

村子里面虽然大家都按照约定,不盖二层及以上住房,但是统一规划的街道,还是显得井井有条,稍显昏暗的街灯,照着一条条巷道,灯光下聚集着的飞虫,时不时的落在地上。杰跟竹牵着手,紧紧依靠着,沿着村边慢慢走着,说着。杰知道这样来看,是对竹很不公平,跟竹说:“姐,我知道,我看起不近人情,其实你知道我内心经历着什么,若是这件事情不能好好的解决,就算是我们结婚了,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份久久的煎熬,而那个时候对你来说,才是真的不公平,让你跟着我过那种煎熬的日子。”竹接过来说:“我不怕,只要跟着你,什么样的日子对我来说,都是幸福的。只要我们大家都好好的,就行。”杰哭笑了一下,说:“姐,不是那样的。这块石头实在是太沉重,而且更重要的是,这件事情,现在是跟我没多大关系了,但是依然是关系到很多人,我没有办法不去想,也必须去想。”竹虽然对于一些事情不甚了解,但是也能感觉到事情的严重程度,便说:“那,我们先结婚,然后你再去处理这些事情不行吗?结婚后,我自己在家等你,你把事情处理好了,就回来。”杰这次脸上微微颤抖了一下:“姐,你以为我不想早点跟你结婚吗,我也很想啊。但是,这件事情,以后的牵扯面我也不知道会有多大,我不敢保证在外处理其他事情的时候,别人不会回头调查你关注你,只要我跟你没有结婚,这一点,别人能够对你的了解就会越少,而对于你来说,就会越让我放心,我不想在失去爸妈后,再失去你。”两个人,紧紧抱在一起,谁也没有多说什么,静的能够听到彼此的心跳和喘气声。

待了一会,杰跟竹便往回走,两个人的手始终紧紧握在一起。杰把竹送回家的时候,其他人基本都回去了,除了俊,阿淑依然在等着。杰先说了:“大爷,姑,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是必然会要去做的。我姐这边,我要是能够顺利处理好事情回来,我必然会跟我姐结婚的,若是万一有什么意外,以后就靠你们多多照顾她了。”这个时候,竹带着哭腔说道:“不,无论如何,我都等你,我只等你。”阿旺和她媳妇以及阿淑也说道:“别胡思乱想,你去处理事情,就放心去吧,竹这边,你不用担心,保准给你好好保护着。公司这边,还有我们,等你回来,经过公司开会然后就交给你们了。”杰说:“公司这边,你们放心,到我妈的五七坟还有些时间,这期间,我会把我能够想到的事情,提前处理好了,然后把相关的资料都交给你,有其他事情,到时候你们再看着处理。”再说了几句后,杰嘱咐竹好好休息后,便跟俊一起回家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杰便是没黑没夜的查资料,联系其他人,编制公司相关的文件,从暂时公司来看所面临的问题,到以后发展有可能出现的问题,以及发展后所必须改变的方面,都一一做了详细的阐述分析,并针对这些问题,提出了深层次的建议和解决方案。这期间,只要没事的时候,竹就会陪着杰,一起整理这方面的东西,正好是通过这种方式,也让竹,对于这些资料,有了一个深层次的了解,这也是杰所希望的,在公司以后一段时间里,正好有竹帮着阿旺进行管理,以及这些方案的运行和实施,这也省的阿旺过多的去无所适从。

很快将近十天过去了,对于杰所准备的公司方面的东西,也都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杰的姥爷和姥姥也是忍不住对孩子的思念,也开车过来了。看着有点消瘦的杰,两位老人更是心疼的要掉眼泪。

晚上晚饭后,竹帮着收拾好碗筷,老人把两个人叫到跟前坐下。杰的姥姥先说道:“你看你们两个,这几天都瘦了不少,要好好注意身体啊。”竹说话快:“我一直说,他就是不听,一直没黑没夜的忙活,我爸也说,公司的事情,先不用管,他也是不听。”杰笑了笑说:“没事的,姥姥,年轻人,不吃点苦,怎么行呢。”杰的姥爷说道:“是啊,年轻人,是应该多吃苦,但是,在多吃苦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注意身体。”杰的姥姥看着两个大孩子,喃喃的说着:“多好的一对,哎,只是杰这孩子,就是一股拧劲。竹,感觉委屈吗?”竹平静的说:“怎么会委屈呢,虽然现在还不能跟他一起过日子,但是以后一定会的。”杰的姥爷,也是经历许多事情的老人,虽然具体的事情他在不了解,但是也能够猜测到杰所倾注心思一定要去做的事情重要程度,便没有多说什么。待了一会,杰便送竹回家。

再过两天就是阿惠的五七坟的日子了,两位老人实在是不敢面对那个场景,便提前回去了。临走的时候,跟杰说:“杰,我们先回去了,你这边有什么打算,我们知道也没有办法再劝你什么,你自己掂量好了,就去做吧。要是有什么用到姥爷的,提前告诉我。我这把老骨头,没有能够为你妈做点什么,但愿能够为外孙做点力所能及的帮助。”杰说:“姥爷,没事的。你们放心吧,我知道事情应该怎么去做,我也是考虑很久很久的。你们放心回去吧,这边有什么事情,我会给你们打电话的。”

阿惠的五七坟的日子,虽然杰也提前告诉大家,不用多张罗什么,但是这也是等于没说,大家还是都过来帮忙一起准备一下。虽然大家仅仅感觉到的是那份悲痛,但竹的内心更是感觉到那种将要离别的苦。在五七坟回来后,大部分人都还是该忙什么依然是忙什么。而俊这个时候也是办理了退学手续,哥俩准备着一些以后可能用得上的东西。

还是在阿旺家,只有阿旺一家和阿淑,和这哥俩。杰:“大爷,关于公司的一些东西,我都交给我姐了,她把最后的几个地方整理好了,就会给你的。我办公室的钥匙也在我姐那里,这两天,她还要用一些那屋的资料。”阿旺说:“这些没事的,你的办公室暂时先那样,给你留着,平时也正好让竹过去给你打扫一下什么的。你那天整理好的那一个文件袋,你给我说让我给你保管,我也交给了竹,让她保管着。对了,你的钱还多吗?我这边暂时还有点,要不给你,你带着吧,到外面,花钱不起眼就不少。”阿淑接着说:“我这边也有点,你也带着吧。”杰说:“不用,我自己不少的,我姐又给了我一些,我估计是够用了,要是不够用的时候,我再想办法跟你们要就行。”阿旺的媳妇笑着说:“竹,前天还问你有钱没钱,你还说没有,你怎么有钱给杰了?”大家都知道,这是竹的妈妈为了缓和气氛而说的一句打趣竹的话,而竹倒是不含糊:“你要钱干什么,你又不着急用钱,现在杰肯定要用钱的,我不给他,难道再让他跟你们要啊?”阿旺想到一个问题:“杰,跟你姥爷他们说了吗?”杰说道:“昨天晚上给他们打电话说了半天,他们非要过来送我们到火车站。我想,他们来了,也是一种离别苦,这么大年纪了,我不想让他们再受到过多的煎熬,就告诉他们,不要过来了。”阿旺喔了一声说:“这样,应该的。到时候,我派车,送你们到火车站吧。”杰说:“不用的了,到时候我跟俊就坐公交车然后再坐长途车就行,反正是傍晚的火车,来得及的。明天,我跟俊再去我妈的坟前看看,也看看我爷爷奶奶的坟,后天我们就走。”竹说道:“明天我跟你们一起去。”

风雨交加的一天以后,杰跟俊行走在了远行的方向。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