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字留香

用心灵承受着必然的永恒,拿灵魂涂鸦语言的精灵,不足十指轻点完美人生。

 
 
 

日志

 
 
关于我

齐鲁沂蒙走盛京,凤凰转道平舒停。不务正业轻涂鸦,不足十指点人生。 无格无律半韵伴,有声有色闲谈景。随心随手写音斜,串词串句填心情。

网易考拉推荐

《秋沉》第五章(生命感知到的灵韵)  

2013-03-29 00:36:03|  分类: 故事-秋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章 生命感知到的灵韵

自从下了长途汽车,杰总是感觉到有人一直在监视着他们,虽然没有感觉到多大的恶意,但是也始终让他不自在,他也悄悄观察,始终没有发现任何。而他悄悄跟俊说的时候,俊也说,确实是也感觉到,但也是没有发现什么。

在买火车票的时候,杰自然而然对周围多注意了一下,但是始终没有发现什么,除了那种奇怪的感觉,虽然没有感觉到不安,却也是很奇怪:这个时候,也没有理由有谁来对他们所了解的啊,也没有必要。

上火车后,哥俩找到座位坐下,说着一些小事情,时不时也说起来最近的安排,只是这方面说的很少很少。而在火车上,那种感觉更加厉害,俊也是感觉到那种对他们专注的眼神。杰悄悄跟俊做了一个手势,便起身往车厢端部走去,在车厢连接处,拿出烟点上,有心无心的吸两口,而他的眼神,却在两个车厢之间来回游走,看似无意打量,却也是专心去寻找什么。那边俊也起身,到了车厢的另一端,在那边来回打量。结果自然是让哥俩很失望,什么都没有发现。过了一个会,哥俩先后回到座位,相互眼神中传递着一份信息:什么都没有发现。

因为上车的时候就是傍晚了,到了八九点钟,也感觉饿了,哥俩便去餐车吃点东西。在过去的路上,哥俩也是凭着直觉去观察周边所能观察到的人,始终是没有发现什么。在回来的途中,杰发现有一个黄头发青年,正在悄悄伸手拿别人的钱包,因为很晚了,大家也都是困意浓浓、迷迷糊糊地,所以,就要被拿钱包的那个人,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杰轻轻一拉俊的衣角,嘴唇做了一个姿势,俊会意一笑,哥俩就准备动手去拿住这个黄头发青年,正在这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落下一个水杯,而且水杯中那不多的水全部洒在了那个乘客的身上,乘客一惊,彻底清醒了,开口嚷嚷起来:“这是谁的水杯,不看好了,弄了我一身水。”周围的人也都清醒过来,都说不是他们的水杯。那个黄头发青年也愤愤离开,因为没有得手而陡增失望的气愤。杰和俊一看,也没有办法了,算这小子幸运,逃过一劫。杰也奇怪,水杯就在这边落下来的,应该就是这附近的人的啊,怎么谁都说不是自己的呢,难道是怕那位乘客怪罪?哥俩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来,收拾一下后,便开始休息,因为最近杰确实是太累了,很快就睡着了,进入一个奇怪的梦乡: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爷爷,自己和蔼可亲的奶奶,还有自己的爸爸、妈妈,以及竹,还有其他一些不知道的人,一幕幕在脑海中闪现、闪现......

俊倒是还好,睡得的比较自然,只是半夜偶尔醒来的时候,总是会感觉到那种遥遥望过来的眼神,左右环顾,还是没有能够发现什么,因为大半夜的,看着哥哥睡得这么沉,也就没有惊动哥哥,自己静下神来,也是尽可能多睡一会。到了早上,杰早早醒来,俊也醒了,一看俊那稍显不安的眼神,就知道夜里的事情,便告诉俊:“没事的,虽然感觉到那异样,但是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安,再者说,这么多人,别人也不敢怎么样的。”哥俩便去洗漱一下,然后吃点早点,继续随着北上的列车远去。

一路上,这样的感觉始终是伴随着哥俩,让哥俩的内心更加充满了疑惑感:这是谁,为什么从一开始就紧紧盯着我们?或者说,这是他们多疑了,其实没有谁,只是他们的一种心理作用在作怪?哥俩弄不明白,但是为了平静的到达目的地,哥俩也没有针对此事去多做什么研究。

再过了一天的早上,哥俩到了地方。因为原来生活的地方是中原地区,这个时候还是比较暖和的,但是现在是在东北地区,这边已经开始变凉了,哥俩便从包里拿出来厚一点的衣服穿上。出了车站,开始找住的地方,在靠近郊区的一个农贸市场附近,哥俩找了一个小单元房租了下来。在接下来的两天里,哥俩也是以休息为主,然后商量着下一步的安排和计划。

而始终丢不掉的那种感觉,还是围绕着哥俩,总是感觉那遥遥望过来的眼神,虽然没有感觉到太大不安,但是杰的好强心也上来了:这是谁,一路上就没有离开过我们,而我竟然对此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到,我一定要找出来这是谁。而俊也是一样的感觉,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一样。这哥俩还真是哥俩,不相上下。哥俩先用从爸爸哪里学来的一些东西用上,把房间的门窗和楼道过道拐角处都设置好了东西,不管怎么说,虽然不能远处找到目标,起码不能让他自由自在到家转几圈,自己还不知道吧。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哥俩一边追寻着那被时时刻刻监视的感觉,一边开始安排两个人的行动计划:因为两个人要在这里待一定时间,而这期间当然不可能全部有精力和线索去行动,所以一定要找一个适合两个人时间的活干着,用他们爸爸说的一句话就是“这也是掩饰身份的一个必要措施”。哥俩最终选择了郊区外不远处的一个蔬菜种植大棚,这一片全部是种植大棚蔬菜的,哥俩承包一个,只管种植好了,到时候可以有人直接来收菜,方便,就算是剩余一点点,哥俩也可以自己没事的时候去卖点,再加上哥俩在家里面种植中药的经验,正好用上,还有就是,这样的活,也是适合哥俩的时间安排,可以有时间去做他们主要想做的事情。

按照他们的计划,开始要花一定时间去找最基本的线索,但是他们知道,这个线索是不好找的:虽然他们的爸爸跟妈妈也告诉他们一些事情,而当初就算是他爸爸来的时候,也是从一无所知着手去做的,而且那个时候,时效性还好,事情做起来也好,所以,事情进展就稍微好一点;而现在对于哥俩,却是要全凭自己所掌握的信息,再从头去找所有的线索,没有任何可以直接下手的地方。哥俩除了大棚中必要的活外,其他时间主要是用在了这方面,同时,对于哥俩较上劲的那个奇怪感觉,相对来说,在这方面所能关注的精力也就有限了。但是那种感觉,始终是没有从哥俩的知觉中消失,始终还在。

因为平时蔬菜大棚那边都有人专门负责巡逻,所以除了必要的时候之外,杰和俊跟别人一样,能回家休息就回家休息。在一个夜晚,巡逻的人不知道怎么了,喝了点酒,睡着了,就是在那一晚,正好赶上一场不大不小的风,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人,把蔬菜大棚弄了一个乱,大部分大棚上面的薄膜都被弄下来拿走了,只有靠近杰和俊所承包的那个大棚一角的一大片还好好地。虽然那顶层的塑料薄膜不怎么值钱,但是大部分的菜却都坏了。杰在思考这个问题:为什么正好是巡逻人喝醉的时候,来了破坏的了;为什么正好这一块地方没有被糟蹋呢?日后第三天,当地公安机关通过相关群众举报,从一个废品收购中心那里,逮到了三个人,原来是外地来这里打工,看天气冷了,活少了,又怕吃苦,便想办法跟巡逻人混熟了,然后把巡逻人灌醉后,乘着夜色到了这里,只是为了能够偷一些废旧塑料薄膜卖点钱;但是在撕拉到那个角落的时候,从远处来了一道强光手电,还有摩托车声,把这三个人吓坏了,赶紧收拾东西跑了。

这件事情,看起就过去了,很平常的一件盗窃破坏案;但是杰内心却不是这么想的:他自然联想到那在自己周边所凝聚的那道目光,是不是会跟这件事情有关系呢。在杰看来,肯定会有关系。

时间很快又过去了两个月,这个寒冷的地区,雪早就落下,并且这边有一个特点,从一开始下雪,一直到来年的三四月份,雪会一直不融化,因为太冷,城市里面的街道上,下雪后就会进行清理,所以要好的多。而这两个月时间里,杰和俊,也是多多少少了解到一些情况,只是这些线索,都没有办法串联起来,也自然没有办法去验证出来,所有的一点点东西,哥俩都是牢牢记在心里。

为了便于事情可以尽快进行,又在这里买了一个笔记本,而且用另外一个房客的名字申请了电话和宽带,把相关的信息也都随时保存在更加安全一些的地方。笔记本一般来说,杰都是时刻带在身边,对于里面的设置,也都是采用最基本的设置。

到了冬季,大棚里面的菜也是销售的快一些,哥俩在把菜大部分卖给菜贩子后,自己多少留了一些在大棚里面。因为大家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就连农村地区,也都希望冬天能够吃到时令新鲜蔬菜,所以也时不时有人过来批发一些蔬菜,运到农村去卖,而杰预留下来的蔬菜,大部分都是给了这些人。这儿也是他收集相关信息的一个渠道。

因为这个时候,事情也不多,所以,杰就让俊应聘到当地一个比较有名的广告公司那边去,在那边利用各种渠道,了解相关信息;而自己呢,却跟这些来回倒腾蔬菜的人去了解其他情况。晚饭后,杰和俊在房间仔细研究着近几日的一些信息。杰先拿出笔和纸,从城市为中心,简单化出几个圆圈,然后在上面标记几个点,并且把相关的地形名称也写上,基本都是山区的地方;俊也是把这个城市中的几个大公司的基本情况进行了筛选,只留下两家公司的信息有用,把相关信息慢慢跟杰说清楚,然后又把一个副市长和副省长的各种人际关系全部列出来。俊跟杰说:“哥,这些信息可信程度怎么样?好几次,我去找那两家公司资料的时候,看着很难找到的地方,我却不经意间,就能够找到,而且一般来说,就是我们需要的内容,这些档案袋也都跟具有磁性一样,很快就能把我吸引过去,直接就是,准确极了。”杰想了想,说:“要是真这样的话,那就有点奇怪了。我这边也是,前几天,我也是在门口捡到一个信封,里面什么都没有,信封外面除了看似正常的收信人和寄信人地之外,还有一个电子信箱地址,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我仔细看看电子信箱地址,感觉跟妈妈的名字首写字母有点关系,便拿回来,到了一个网吧尝试着用妈妈的生日倒序登陆,还真登陆进去了,里面的资料更是让我很吃惊,全部是我们需要的。”哥俩相互继续讨论着,谁也没有睡意,因为这些事情实在是太离奇了,而且也是很不可思议的感觉。

而在这个城市的另一个角落的一间屋子里,一个人也是在黑夜中忙碌着、安排着,在他的心中,想:事情应该可以有一个比原来更好解决的方法。

杰跟俊,依然是分头去需找相关的线索,他们把所有的线索进行综合后再加上自己原来了解的情况,事情渐渐明了了,这让哥俩很兴奋,只是还是没有能够得到那个神秘关注目光的丝毫情况。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