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字留香

用心灵承受着必然的永恒,拿灵魂涂鸦语言的精灵,不足十指轻点完美人生。

 
 
 

日志

 
 
关于我

齐鲁沂蒙走盛京,凤凰转道平舒停。不务正业轻涂鸦,不足十指点人生。 无格无律半韵伴,有声有色闲谈景。随心随手写音斜,串词串句填心情。

网易考拉推荐

《秋沉》第六章(生命中情感的呼应)  

2013-03-30 17:07:00|  分类: 故事-秋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六章 生命中情感的呼应

再说阿旺这边,虽然说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先是阿志去了,而后又是主要负责种植管理的阿惠病退回家后又病逝,而现在又是杰带着俊去了东北;虽然有点应接不暇,不过好在从开始跟阿志一起按部就班的规划下,再加上这次杰临走的时候,交代好的一些事情,公司发展还是没有受到多大影响。

还是阿志在的时候就说好的新的中药加工设备,因为中间一个验证以及原料零件难以采购等原因,也是耽误了到了现在,才真正的开始在工厂安装,这一块以前是由阿志负责,阿志走了以后,就由杰接手开始张罗着。在杰走前,重点针对这个问题,跟竹交代了好多:不管是从设备安装、调试、试生产各方面都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同时也重点强调了,使用新设备后人员的培训方面的问题,因为这也是通过公司会议研究决定的一个重要工作方向。

而竹,受到杰跟俊离开的一定影响,也是很少说话,除了自己负责那部分工作之外,也是跟爸爸把杰规划的一些事情,能够做起来的先做起来,并且开始展开具有针对性的培训,从公司内部和公司外部找来专业性强的人,进行单独授课,再加上综合素质方面的培训。按照杰的思路就是:没有综合素质能力强的员工,一个企业就不能具有深远的发展潜力。

也就是在杰的办公室帮忙整理一些以前的文件或者是打扫房间的时候,竹才能感觉到杰就在身边,想着小的时候,自己领着杰为首的几个男孩子,时不时的跟她这个大一点点的姐恶作剧,有时候弄得她也会哭,而那个时候,杰便会想办法把她逗乐,想着想着,竹的脸上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而在遥远的北方,天气寒冷,忙了一天加上大半夜的杰,坐在床上,依然是没有睡意,想着许多人、许多事,自然也会想到竹,还记得一次,自己把竹好不容易种起来的花摘下来送给竹做贿赂她的礼物,结果,那次竹是好几天没有跟他说话,还是自己好不容易想办法,才让竹原谅了自己,并且用那软软的小手打了他好几下,一丝温暖,让杰的脸上得以舒展。

而俊也是没有睡着,自己躺在床上,蒙着被子,想着以前的一幕幕:虽然自己生活中家人对自己并不溺爱,自己却也是无忧无虑,但是接连发生的事情,让他成熟了许多;想着以前奶奶总是会想办法做好吃的给他和哥哥吃,而这哥俩也是会约上竹跟青一起去享受得来的美食;妈妈总是会教给他们很多很多他们不知道的事情,让他们感觉到妈妈那的知识,真是取之不尽;爸爸总是会坚持让他跟哥哥进行锻炼,从来没有间断,有时候还会因为他们不认真,而受到爸爸的处罚,这个时候,妈妈也仅仅是在一边看着,虽然内心心疼他们哥俩,但是也不会为他们求情;姥爷、姥姥,现在年纪也都大了,虽然都退休在家了,但也是时刻挂念着他们,这次他们出来,而且也都不能联系,两个老人自然是更加担心。

而杰的姥爷和姥姥,年纪大了,这个时候觉更少,两个老人躺在床上,都说睡吧,但是谁都没有睡着,便开始念叨起来这两个外孙,说不听话、说不让人省心,又说,懂事了、知道自己的责任了;也唠叨起来他们的女儿,虽感觉悲伤,也是感觉无奈,而说到阿志这个女婿,虽然是赞不绝口,但也是很惋惜,来来回回叨叨这些,也不知道叨叨到了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就在遥远北方城市的另一端,一个人躺在床上,也是没有睡着,在犹豫不决,在思前想后,在斟酌、在定夺,......

忙了一天的竹,快下班了,在办公室休息了会,便又想起杰,因为一直都不能联系,只是有一个电子邮箱,杰也是很少用,便打开了杰以前留给她的一个网址,一看,全部是一些小广告之类的东西,自己纳闷,杰给她这个网址干什么呢?也是心情无聊,便慢慢毫无目的的看起来,突然看到了一条广告信息,感觉里面的文字风格好熟悉好熟悉,便仔细看起来,看了一会,竹高兴的笑了,知道杰跟俊他们都没事;而后便慢慢的在这个广告的后面,留下了采购信息。这是自从杰走后,竹最开心的时候了。为了第二天能够去杰的姥爷、姥姥那边去看看,便紧张的安排了一下明天的工作。

而在遥远的城市,俊本身就在广告公司,利用上班时间可以随便浏览一些广告网站,当他看到一个广告后面的留言后,开心的笑了,下班回家便开心的告诉哥哥:“哥,姐留言了,家里都很好,姐明天就去看姥爷、姥姥。”杰听了后,说:“这个姐,终于知道看了。这就好,以后大家也就方便了。”杰接着说:“俊,我今天在南岭转悠的时候,看到了很熟悉的一个标志,我又看了看周围,没有发现其他的,而这个标志,是在两三年前留下来的,我怀疑是不是爸爸出事前在那边留下的。这样的话,说明我们分析的区域没有错,但是那边不远,就是深山野岭的,很少有人去过,我也问了周围的村民,都只是据老人们说,以前的时候有过部队进驻里面的山林,现在虽然还说里面有什么其他的神秘的东西,但是也都仅仅是传说,谁也没有肯定什么。”俊开心说道:“那么,我们可以去看看了?”杰说道:“不行,虽然我们掌握的信息看起来够多了,但是里面很多信息都是那个神秘邮箱里面的,我们现在也没有能够把这些信息串联起来,没有理顺里面的关系,不管我们做什么,都有可能让这些信息随时散开,而后我们可能就是徒劳,而且也会更加危险。还有,就是,你还记得那个神秘眼神吗,我们始终都没有发现什么,但是这确实是存在,我想我们也有必要把这件事情弄明白,不管他是什么人,都要弄清楚。”俊答应了一下,便开始跟杰安排吃晚饭,而后又开始整理起来那些整理了好几遍的资料。

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哥俩把手头无关紧要的事情暂时都推掉,他们除了用心整理和归拢这些资料外,其他时间全部用在了继续寻找必要的线索方面,因为他们感觉到事情进展很好,也是怕时间一长,线索丢失或者中断,那样,事情就会变得更加麻烦。

杰依然是在南岭附近琢磨,到了年底了,不管是谁,因为年前,都需要备一些年货,而且,各处还是有雪,其任何活动的踪迹,也都好掌握。这天,杰从在附近借住的农户家里出来,独自背着包,继续往山里走着,沿着一条偏僻的小路,看着依稀的脚印,因为是雪地中,而且自己感觉也是越来越有一种预知感,便没有再敢做自己的标记,只能凭着记忆往前走。在一处小断崖下,小路上的脚印变少了,而且另外一个方向上的雪地中,像是被什么清扫过的痕迹,杰小心看了看四周,虽然觉得有可能有危险,但还是决定继续去探寻什么。就在杰小心翼翼往那个方向走的时候,不远处突然弹出一根铁棍,自己躲闪不及,被铁棍打在了后背上,就是这一个躲闪,由于重心不稳,身体也滑向了下面的山沟,就在杰滑向山沟的同时,看到不远处一个身影一闪而过,奔向铁棍弹起的地方,与那边两个人厮打起来。

杰虽然想起身去探一个究竟,只听那边传来一声低沉却也感觉熟悉的声音:“赶紧走,别犹豫!”再加上自己身体实在是难以支撑,只能是顺着山沟继续向下滑去,最终滑到了山沟低,滑到了一个小河边,自己躺在结冰的小河中半天,才缓过神来。稍微一定神后,杰便快速起身,看了看环境,判断出小河流水的方向,然后便沿着小河流水的方向前行。大概前行了三四里路远的时候,看到一个明确的熟悉标志,指示一个安全方向,虽然自己还是怀疑什么,还是决定沿着这个标志方向走,就这样又走了大约有三四个小时,终于到了公路边上,杰便拦下了一辆返回城区的长途车,尽一切可能快的回到居住的地方。到家后,天已经是快黑了,但是俊还没有回来,杰开始担心起来。

虽然杰担心着,但是几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但是想想,也在情理之中,虽然自己看起来悄无声息去做一些事情,但是别人肯定也在做着什么,所以这样的事情,必然是会遇到,而且应该是会经常遇到的。但是就是俊还没有回来,是不是有什么意外。坐立不安的杰,等到天黑后,自己换了衣服,吃了点东西,然后把房间整理好了,在窗台放好了一个背影模特,开着一盏灯,便出了门,先到俊的广告公司那边转了转,没有发现什么,也没有看到俊;然后便又到其他几个相关的地方转转看看,始终都没有发现什么,对于俊的担心更是有增无减。杰知道事情可能比自己想的要复杂的多,所以,又转身赶紧往回走,在一个城内小河边,杰感觉有点小内急,便转到一个昏暗的角落解决一下。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不远处的一个小别墅院中传来吵闹声,好像是两口子吵架,又不像,又像是一个父亲在骂自己的执拗的女儿。杰也顾不上那么多,赶紧往回走。

就在杰快到自己住的楼下的时候,在昏暗的街灯映照着的路边上,一个人趔趔趄趄的走着,看着很像俊,便快步走过去,一看果然是俊,而且俊的衣服也都破了好几处,脸上带着少许恐慌。杰也没有顾得上说话,扶着俊赶紧回到住处。杰让俊赶紧换好衣服,然后做点吃的给他吃了,把灯关好后,便到了卧室。俊也是害怕,跟着杰一起到了杰的卧室,杰问俊是怎么回事,俊便说今天发生的事情。

原来,俊所跟踪的线索那边,为了弄清楚所关注的那个副省长的父亲更加详细的资料,不得不去省档案馆想法弄到资料,根据资料,来到一个老旧的住宅楼那里,循着资料里面的标定,来到一家看似平常的住户那边,开始因为是白天,对于这边的环境和里面的情况也不了解,只能是在附近一直观察,感觉里面一定有人,但是不确定几个人。俊想到,要是到了天黑,更是不好办,如是便借口是送快递的前去敲门,结果刚一进去,便被几个人按住了,随后又被转移到了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一个老旧厂区那边。一直到了天黑的时候,始终都没有人再出现,应该是只留了两个人在厂区门口看着吧。就在俊一直为自己担心的时候,就听到门口几声打闹后便再无声息了,不一会儿,把自己绑在大铁柱上的绳子被远处飞来的一把斧头砍断了。俊当时也没有多想,就赶紧跑出来,一看门口的两个人已经昏过去了,自己就往回跑,跑了大概二十多里路,终于跑到了熟悉的街道,沿着街道回来了。

杰也跟俊说了自己上午遇到的事情,哥俩更是担心也是思考起来,看来事情,还要复杂的多,远远超过了原来的预料。

一晚上,对哥俩来说,自然又是一个不眠夜!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