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文字留香

用心灵承受着必然的永恒,拿灵魂涂鸦语言的精灵,不足十指轻点完美人生。

 
 
 

日志

 
 
关于我

齐鲁沂蒙走盛京,凤凰转道平舒停。不务正业轻涂鸦,不足十指点人生。 无格无律半韵伴,有声有色闲谈景。随心随手写音斜,串词串句填心情。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秋沉》第七章(生命奏起新的交响)  

2013-04-05 23:53:00|  分类: 故事-秋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生命奏起新的交响

就在哥俩整夜未眠,迷迷糊糊到了凌晨快天亮的时候,听到门外有节奏的轻微敲门声,把哥俩惊出一身冷汗,并不是惧怕,而是惊讶,不过也在情理之中,都这个时候了,什么都是有可能的。哥俩屏住呼吸,听了一会,那敲门声虽然断断续续,但是还是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哥俩在昏暗的灯光下,会意地交换着彼此的眼神,然后脚步轻轻的走到门前,做好了必要的准备,然后开门。

就在要开门的时候,听到门外轻轻敲击门的声音节奏变成另外一个熟悉的信号“安静”,哥俩心中联想起以前的种种猜测,不由得内心激动起来。悄悄打开门,在哥俩依然保持警觉的氛围中,门外走进一个中年人,借着昏暗的光线,哥俩还是认出来,掩饰着内心的激动,哥俩把这个中年人让入到卧室中。

哥俩在惊喜中难以掩饰着激动,在低低的痛哭声后,先是杰不可理解的指责:这些年,你一走就悄无声息,而且由于你的离开,让奶奶离开了人世,而妈妈也离开了这个世界,难道你就愿意看这个家这样支离破碎,而现在我跟俊又是过着这种躲躲藏藏的生活,这些,都是你造成的,也都是你预先设置好的吗?你一点音讯全无,妈妈虽然不情愿相信你会离开,但是你一点信息都没有,妈妈离开的时候,那种遗憾、那种牵挂,你难道能够忍心吗?俊也是在一边哭诉,在一边指责,哥俩把这几年的心中的压抑全部倒出来,好似无休止。

这个时候,天也放亮了,蒙蒙晨光,透过窗帘进入房间内,和房间内昏暗的灯光一起照在阿志满脸憔悴却依然坚强的脸上,眼泪也是从这个中年男人的眼中流出来。拿起在桌子上的烟,点上抽着,听着杰跟俊哥俩的哭诉和抱怨,内心也是翻滚着,那种激动跟哥俩一样,只是他更加沉稳和沉着。

等哥俩说累了,他才缓缓压抑了一下内心的激动和不安,说起来那些往事:

因为杰的爷爷苑刚是原来民国部队中的情报特务机构的核心成员,在大陆解放的时候,因为对于上层领导制定的一个长期性策略而意见不统一,更是对那种过多伤及无辜的行动而深恶痛绝,便领着自己的爱人毅然脱离了出来,而必然的结果就是,不仅仅苑刚的父亲在那边受到接连的责难,苑刚也是接连遭到当时两方面的不间断的搜寻,一方面是怕情报泄露出去、一方面是想得到必要的情报,而他的手中所掌握的相当人员名单,更是一个不可低估的重要部分。

杰的爷爷想到以死来保全全家,那也算是为这个家争取到了一段安宁的生活,但是阿志的执著和对于一切事情的担忧,让他不得不只身出来,去想办法处理事情的积怨,而事情远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原本以为事情仅仅是那些人的事情,只要自己把找到相关人,把相关资料什么的交出去,就算是事情会了结;就算是自己的考虑的再复杂一点,所有自己这方面的线索断了,也就没有其他事情了。但是事情远远没有那么简单,因为事情超过了所有的预期,不仅仅是原来的事情那么简单了:因为经过一部分相关人员的超强运作,事情远远超过了所能控制的范围,而处理事情所要牵扯到的人更是超过预期太多。

而正是这样的原因,阿志不得不借用一个事故,在众人的眼中消失,这样的话,一些人就不会再继续去追寻过多的东西,而且杰的奶奶那边,孤儿寡母的,所知道的事情更少,也就不足让这些人担心什么。

谁知道,就在事情看似平息的时候,杰跟俊又毅然出来,这让阿志感觉到事情会变得更加复杂,更加无力控制,而他只能是在暗处帮助他们。但是事情慢慢发展,超过了阿志原来的控制,更是这哥俩更加深入的调查,让阿志感觉到事情到了非常棘手但是又不得不去做一个了断的地步。

昨天的事情,也是阿志暗地里得到的信息,所以就不得不冒险去为哥俩解围,而且,到了现在,不得不站出来,跟哥俩会合,一起想办法把事情怎么更好的处理。否则,事情会更加让他们爷几个处于更加危险的境地。

爷儿三个一直说着离别这几年的所有事情,也相互倾诉着彼此的心灵,亲情在一起让阿志和两个儿子感觉到了从未有的温暖,毕竟离别之后就一直没有联系,而且都彼此压抑着那么大的痛哭,为了彼此,却又不得不失去彼此,这种痛苦谁能理解?

第二天简单弄了一点早饭后,杰不想让俊去上班了,因为怕再有什么危险,阿志说,没事,虽然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但是只要不是单独行动去对方特定的地方,对方还不敢怎么样,这一点可以放心;另一方面,阿志虽然这几年没有真正露面,暗地里也是联系到了一些人,这些人也是为了能够把原来的那个事件的遗留可以彻底解决,这也是他们必须去依靠的力量;阿志虽然是隐姓埋名,但是也是在干着一些其他事情,通过这些事情,自己也是有几个不错的兄弟跟着他一起做点生意,而且这些人也都是对阿志很贴心。

听了阿志这样的全面分析后,才觉察到自己跟俊所掌握的信息的欠缺和片面,自己一直紧紧盯着一个点而没有去扩展开,虽然把一些信息进行了必要的串联,并且自己以为很好了,但是听到父亲这么一说,才觉得自己的思维过于狭隘了,不由得对父亲的暗暗佩服。俊也就放心去上班了,临走时,问道:“把这边的情况告诉姐他们吗?”杰看了看阿志,没有说话,阿志想了想,说:“告诉他们吧,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我想就算是我们不想扩散信息,对方一部分人也是早有安排的,你告诉他们,我们都很好,事情也会解决好的,让他们也都注意点。还有就是,告诉你姥爷姥姥,让他们注意身体,虽然退休了,事情也不多了,但是我怕有些人,会去针对他们做一些工作,虽然当时隐瞒了你爷爷的一些相关信息,但是事情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不得不去让他们也面对一些事情,感觉很对不起他们。”俊想了想,说:“好的,我多发几个广告好了,让我姐多看会就好的。”

在俊去上班后,阿志跟杰坐下来继续商量一些事情,把他们所单独面对的方面,还有可以联络到的这些主张彻底废除、彻底清理掉相关信息的那些人、以及自己现在身边这些跟着自己的人,全部彻底分析了一遍,并且把原来杰跟俊所串联起来的信息,补充完整。然后爷儿俩仔细看起来,觉得事情虽然难办,但还是有很大希望的。再有就是,虽然看似一些凶险的事情,现在看,也许是好事情。因为越是这样,说明,事情越好解决,其处理难度就会降低。

阿志和杰,就这样在家里一直分析事情的来龙去脉,任何细节都没有放过,一直到了下午俊应该下班的时间,杰还是担心俊,便提前到了俊的单位门口,等俊下班后,一起回来。

再说家里面,竹在忙活完一上午的工作后,也感觉有点累了,坐在办公室里面,习惯性的打开了那个网页,虽然最近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但还是一直没事就去浏览。打开网页后,往下翻着,突然连着好几条信息出来了,竹立刻来了精神,仔细看了起来,一会笑意满满高兴的样子,一会神情凝重的满是担忧的样子,看好后,便仔细在后面留言,这两天太忙,再忙也要去杰的姥爷姥姥那边走一趟啊,也是好久没有过去看看老人家了,再有就是这样的事情,也不可能让别人去带话什么的。一下午,赶紧安排好明天的工作,晚上回家后,跟爸爸说了一下,第二天要去杰的姥爷姥姥那边看看,阿旺一直都是很支持。

第二天早上,竹自己开车,带着一个小姐妹便出发了,到了杰的姥爷姥姥家所在城市的时候,已经是快中午了。竹先把那个小姐妹安排在一个同学家,便独自去了杰的姥爷姥姥家,老人家看到竹来了,自然是高兴的很,先让竹在家说了会话,因为竹还要去同学家说点事情,并顺便把那个小姐妹安排好,所以中午并没有在老人家吃饭,而是到了同学家。到了下午,安排好事情后,竹又回到了老人家里,然后慢慢说着最近所知道的事情,老人家也是听着跟着心情起伏着,毕竟是老年人了,看起来没有年轻人表达的那么直接,心里面只是默默叨念着。晚上,老人家就留竹住下来,说着更多的事情,也是老人家感觉到老年的寂寞,让竹陪着多说说话。

到了第二天,因为公司那边事情多,竹不得不叫着小姐妹一起返回,老人家自然是不舍,但是也是无奈;不过,另一方面,老人家也是从竹这里,了解到很多事情,结合以前自己的猜测,也明白了大概,也算是心里面豁亮了许多,自然也是看到了外孙能够尽快回来的希望,只是对于女婿和外孙,很是担心,这种担心比原来更加厉害。

阿志和杰、俊哥俩也是在紧张忙着自己的事情,因为很多原来信息的节点,都需要深入的去针对性做一些工作,所以,阿志便拿出自己这几年的积蓄,并让杰拿出来手头能够拿出来的所有资金,让跟着自己打工的那些哥们都停下手头的工作,分工开来。另一方面,也是尽快跟自己联系到的另一方面人取得最直接的联系,并把相关信息进行了沟通,相互都能够明白事情的进展和事情应该怎么去控制和发展的方向。

就在杰跟父亲那边的一个人见面的时候,感觉很奇怪,看到那个人很面熟,仔细看后,才知道,原来就是在火车上差点让自己捉到现形的那个小偷,原来是父亲当时为了避免他们哥俩过于张扬,而临时采取的一个办法,等这小伙子到了另一节车厢的时候,阿志便跟他聊了起来,从而知道了小伙子的身世和目前的情况,便说服了小伙子,跟着自己到了这里,并且很踏实跟着阿志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而且都干得不错。

再说阿志,前后几次跟所能接触到的哪一方面的人进行深入的接触,慢慢的把整个事件理顺了,众人也都同意凝聚大家的力量,并且通过相关的上层途径帮助,彻底解决事情,好让大家能够避免一些不必要的损害。

在大家默默准备这些事情的同时,杰也是接触到这些人中的一些,而有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年龄的一个姑娘,在里面很是醒目,因为她很是活跃,而且积极性也很高,不管是从她的思维方式还是处理事情果断的态度,都很让大家伙佩服,大家也都喜欢叫她娟妹子,因为在这里面的大多数人,年龄也都是接近中青年,只有几个年纪小一点的,就是杰他们,而她年龄更是比较小。杰听她说话,就好像是在哪里听说过一样,想来想去,终于想起来了,原来就是在那晚上自己出去找俊的时候,在那一个小别墅里面传出来的那个女性的声音。杰便多了一份对娟的好奇。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